今天是: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理論研究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試析“碧野丹青中國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的辦展思想 文/于顯達


發布日期:2018/12/17 點擊次數:394

試析“碧野丹青中國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的辦展思想
于顯達 黑龍江省美術館特聘研究員


“碧野丹青一一中國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從2018年10月10日至12月15日展出二個多月,現在結束了。回顧展覽的過程,表明黑龍江省美術館不僅拓寬了美術館的功能,由展覽館向美術博物館發展,而且也改變了展覽的運作方式,整個展覽過程從參展群體的選擇、聯系,到作品布展、展出都在明確的策展思想的指導下進行,并使展覽的作品與展覽前言所表述的思想相互印證,引導觀眾進入理想的觀賞狀態。也由于前言對有關當代民間繪畫諸問題的強調,回答了當前當代民間繪畫發展中亟待解決的問題。本文就展覽名稱和前言所涉及的問題給以進一步的闡發。


一、展覽的主要目的和效果
為了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和慶祝“第一屆中國農民豐收節”,舉辦了這次“碧野丹青——中國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展覽在中國農民書畫硏究會等專家的支持下,邀請來自云貴高原、黃土高原、東北大平原上的五個省,六個民間繪畫群體的當代民間繪畫的優秀作品參加此次展覽。作品以熾烈的情感、飽滿的構圖、強烈的色彩、樸拙的造型,謳歌社會主義新時代,表現中國農民意氣風發的精神面貌,展現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農村發生的巨大變化,使展覽成為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禮贊。


本展覽也體現了黑龍江省美術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將文藝與人民的關系擴大到文藝工作和文藝創作各個環節”,為新農村建設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建設匯聚典型案例,為黑龍江省當代民間繪畫搭建學習交流平臺,在不同地區、不同風格的鏡鑒中推動黑龍江省當代民間繪畫的發展。


二、“當代民間繪畫”的稱謂問題
什么是“當代民間繪畫”?“當代民間繪畫”是“農民畫”的別稱。那么為什么不叫“農民畫”而稱為“當代民間繪畫”,“農民畫”是一個約定俗成的概念,用這個概念難以準確界定農民畫的性質,因而曾經發生歧義,比如“凡是農民畫的畫就都是農民畫”,這樣有農民身份的人畫的油畫、水彩、版畫就都可以稱為“農民畫”了。實際上“農民畫”的性質就是當代民間繪畫,因此這個展覽使用了“當代民間繪畫”這個稱謂。這個概念有三個方面的意思:一個是它屬于民間繪畫,以區別于國、油、版的專業繪畫;二是它和民間美術有著直接的繼承關系,采取了民間美術的樣式;三是它是當代的民間繪畫,以其當代性質區別于傳統的民間美術。


三、 展覽前言中強調的問題
展覽前言這樣表述這次展覽的特點“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展覽:其一,本次展覽作者大部分來自以農民為主體的創作集群;其二,本次展覽作品內涵真切地反映了我國廣大農村地區現實生活與農民作者集群的審美理想;其三,本次展覽展現了在民間美術基礎上形成的具有民間、民俗意味的獨特的藝術樣式與當代專業美術的比較與參照。因此,可以說本次展覽是一場直觀、恰當地呈現我國當代農民以自身特有的繪畫樣式反映自己生活的中國當代民間繪畫展。”前言中這段文字回答了當前中國當代民間繪畫發展中亟待進一步澄清的問題。


(一) “當代民間繪畫的”藝術樣式
“當代民間繪畫"繼承了民間美術的造型觀念、藝術樣式,形成了當代民間繪畫的藝術樣式。正是這個樣式使其與專業美術相區別,表面上是樣式問題,其內在是民間藝術趣味問題。民間的藝術趣味,作為民間的審美意識物化在作品中就成為民間美術的藝術樣式傳達出來的“味”。也正是這個樣式的“味”成為打動心靈的力量。這有點像聲樂上的原生態唱法,所傳達出來的“味”既區別于美聲唱法,又區別于民族唱法,還區別于流行唱法。這種藝術樣式有以下一些特點:一是造型的變形手法。這種變了形的造型具有稚拙、天真的特征,二是使用紅綠黃對比強烈的色彩。具有火爆、熱烈、喜慶的特征;三是飽滿的構圖。在構圖上很少有空白,沒有文人畫的以白當黑的觀念,在色彩上也很少使用灰顏色,也與“雅致”的專業趣味無緣,因此和專業美術的色彩觀念大相徑庭。四是吸收了民間美術的裝飾手法。這次展覽中運用這些手法具備了民間美術樣式特征的作品,比如鄧艷杰的《美麗的中國牛》、呂言的《女人與牛》、張達的《收獲》、《五牛圖》、楊洪亮的《蒼蠅老虎一起打》、韓華的《一路領先》因為采用了這種源于民間美術的藝術樣式,才具備了打動人心的力量,從而成為這次展覽的精品。特別是閆青芬的《看忙》來自剪紙的造型,其強烈的色彩,所傳達出來的那種民間樣式的“味道”使其成為精品中的精品。


強調來自民間美術的藝術樣式,有人擔心會束縛作者創造力,會出現作品風格雷同的現象。我們從這次展覽中作品看到來自云貴高原、黃土高原、東北大平原的六個“當代民間繪畫”群體的作品有著明顯的地域風格,其原因就是這些群體作品的藝術樣式的來源來自云貴高原、黃土高原、東北大平原中不同的民間美術母體。而且這些作品的作者由于其創作個性的不同也使作品風格迥異。所以說這種來自民間美術的藝術樣式并非束縛了作者的創作個性,而是給作者以廣闊的創造空間。


(二) “當代民間繪畫”的當代性
所謂“當代民間繪畫”的當代性,就是當代農民運用民間美術樣式,反映當代農村生活,表達當代農民的感情。這樣就使當代民間繪畫的內容具有了當代性,而不是像傳統的民間美術那樣完全依附于傳統的民俗活動,傳達民俗內容,就此次“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的作品所反映的中國當代農村生活來看,既有反映農村生產的春種的《山坡地》,夏鋤的《鋤禾》、秋收的《玉米脫粒》。也有反映農民文化生活的《吼秦腔》《東北大秧歌》《廣場律動》,也有反映農村新風新貌的《愛心人墻》《鄉風文明》《品嘗百家菜共享鄰里情》《采風》《美麗山村》《鄉村集市》,以及反映農村新事物的《法律下鄉》《老虎蒼蠅一起打》,當然還有《殺年豬》《包豆包》《淹酸菜》反映東北農村生活的作品,還少不了反映農村愛情的《愛在金秋》。總之,一個富足、和諧、美滿、幸福的當代農民生活豐富多彩地呈現在我們面前。正是這種農村生活和農民情感的當代性確立了“當代民間繪畫”在內容上的當代性。當然,當代民間繪畫的當代性不僅僅表現在反映當代的農民農村生活上,還表現在對于當代民間繪畫的作者對于采取的民間美術樣式的理解上。由于每個作者的創作個性、知識結構、藝術修養的不同,就會在當代民間繪畫創作中融進對于民間美樣式的趣味判斷和選擇。我們前面講過當代民間繪畫采用民間美術樣式并非束縛了作者的藝術創造性,而是給當代民間繪畫作者以廣闊的創造空間。因為當代民間繪畫采用民間美術樣式,并非對民間美術樣式原封不動地復制,而是在作者的個性化的藝術創造中形成不同的風格特點,即使是同一作者,由于不同時期對于民間美術樣式的不同理解,也會帶來風格的變化,比如黑龍江省賓縣群體的作者張達參加2012年在“田野丹青鄉土風——黑龍江農民畫優秀作品展”的作品《秋收》和參加這次“當代民間繪畫作品邀請展”的作品《收獲》雖然其題材相同,但在吸收民間美術的造型、色彩乃至人物的動作及位置擺布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既顯示出對于民間美術樣式的進一步理解,也具有了樣式、形態的當代性特征。因此對于當代民間繪畫當代性的理解就內在于這種當代作者對于當代民間繪畫樣式、形態的個性化的創造當中。這樣既考慮到當代民間美術反映生活、表達農民情感的當代性特點,又認識到當代民間繪畫的當代民間繪畫的樣式、形態的當代性創造。才是對“當代民間繪畫”當代性的完整的理解。


(三) 以農民為主體的創作隊伍
“當代民間繪畫”創作隊伍是否以農民為主體的問題,在確立作品的民間美術樣式之后實現了出來,有人認為只要采取了民間美術的樣式,不同職業的人都可以創作“當代民間繪畫”。這是對當代民間繪畫的誤解。應該看到這種來源于民間美術的“當代民間繪畫”是農民自己的藝術,是農民作者吸收民間美術的營養創造的當代的民間美術。正是農民(主要是農民)運用自己的藝術樣式反映自己的生活表達自己的感情,才創造了這個“當代民間繪畫”。如果其基本的創作隊伍不以農民為主體,那么就使“當代民間繪畫”脫離的土地、脫離了它賴以生存的根基。況且農民還是創建農村精神文明的主體。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是滿足農民精神生活的需要,是農民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農民是農村精神文明建設和文化建設的主力軍。因此,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隊伍要以農民為主體。


當然以農民為主體并不是排斥鄉村教師、鄉鎮干部參與到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中來。因此在當代民間繪畫的發展中他們的參與已然成為事實。當代民間繪畫啟始于1958年農村的詩畫上墻活動,勃興于上個世紀80年代,到了90年代由于農村聯產承保制實行以后土地的流轉,一些農民離開了土地,離開了農村,這其中就有當代民間繪畫的作者,因而出現了當代民間繪畫創作集中辦班難的問題,就在這時一些鄉村教師和鄉鎮干部參與到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中來。這些人也是當代農村的建設者,他們也和農民一樣沒有脫離農村,脫離土地。只要這些人不脫離農村生活,具有和農民一樣的生活積累,并且喜愛當代民間繪畫,運用當代民間繪畫的樣式反映當代農村的生活,表達在農村生活中形成的情感。歡迎他們參與到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中來。但是不能改變當代民間繪畫以農民為主體的隊伍結構。


還有一種人就是鄉鎮文化站和縣文化館的美術輔導干部,這部分人往往是當代民間繪畫群體的組織者、輔導者,他們的這個角色使他們成為這個群體的核心人物,他們不僅要做群體的組織工作,還要指導當代民間繪畫的創作。這種在群體中的特殊地位,就決定了他們對當代民間繪畫的理解程度、熱愛程度,他們的藝術眼光、藝術趣味就將左右著一個群體的當代民間繪畫的藝術方向。這些人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專業美術院校的畢業生,他們在多年的專業訓練中已經形成的藝術趣味與專業眼光,在輔導工作中難免要帶上這些趣味和眼光,甚至帶上評價標準。當代民間繪畫屬于民間美術,這是和專業美術完全不同的藝術。因此這些干部就要自覺地培養對民間美術和當代民間繪畫的感情,要喜愛到著迷的程度,要像戲迷喜愛戲曲、民歌迷喜愛民歌那樣喜愛民間美術和當代民間繪畫的那個“味”,并且要向民間美術學習。只有喜愛民間美術、學習民間美術,改變已經形成的專業美術的趣味、眼光、評價標準,代之以民間美術的趣味、眼光和評價標準,才有資格組織、輔導當代民間繪畫創作。


說到向民間美術學習,當代民間繪畫的作者也要向民間美術學習。應該看到我們的當代民間繪畫的作者已經不是民間美術那些民間畫工、剪窗花的那些老媽媽,對民間美術的藝術概念、思維方式、藝術樣式,已經不是那么熟悉了。特別是農村城鄉一體化進程的加速,隨著農村的生活方式的變化,民間美術賴以生存的民俗活動已經淡化,民間美術也面臨著消亡的危險,當代民間繪畫創作便是民間美術再生的一個途徑。所以不管是從當代民間繪畫對民間美術文化傳承的角度,還是當代民間繪畫自身的發展需要,以及作者的藝術創造的需要,都得認真的學習民間美術,熟悉民間美術的思維方式和藝術樣式,進而掌握其藝術樣式,創作具有民間美術“味道”的當代民間繪畫。


以上對于“碧野丹青——中國當代民間繪畫邀請展”策展思想的進一步闡釋發揮,加進了我個人的理解,如有偏差當文責自負。但是“當代民間繪畫”的稱謂和前言所表述的當代民間繪畫繼承民間美術樣式、當代民間繪畫隊伍以農民為主體,以及當代民間繪畫的當代性等思想,不僅引導了觀眾對作品的觀賞,也對當代民間繪畫的發展具有引導的意義。

 

为什么倍投还是会输了